ccnr5887 发表于 2020-10-12 18:51:55

有些迟到不会缺席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

有些迟到不会缺席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
  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别人家发的照片。紧跟时尚、紧跟潮流,瞬间觉得“看,人家的十八岁。”
  回头望自己的十八岁,有点不忍直视。十八岁的自己啊,是个实打实的村姑,细胞里没有那名叫审美的基因。
  我吧,觉着自己对世界的接收有一点慢。比如说十八岁以后才对自己是女生这件事有点自觉,才有了第一条裙子,第一双只穿了两天的高跟鞋。
  小的时候,我喜欢洋娃娃。表弟生日那天,大家送他的那个娃娃,一路抱过去给他,拍一下就会唱歌,那是生命里第一件新奇的东西。想要,很想要抱着它不撒手、抱着它在床上打滚,抱着它跟别人玩过家家。
  去表弟家的时候,那个娃娃总能吸引我的眼光,无数次在它的身上流连。总是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的瞄一眼,绒绒的、可爱的、一脸无辜的洋娃娃。
  一直也没有自己的洋娃娃。我是姐姐啊,姐姐怎么可以那么幼稚的玩洋娃娃呢?又不是小孩子了。可我还是想要一个洋娃娃,可以抱着它在床上打滚的洋娃娃。
  还在学校读书的时间,家里就陆续添了更小的一辈。每次逛街,小朋友们总要坐旋转木马的,他们坐在旋转木马上高兴的样子让我觉得旋转木马大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游戏项目。
  很多次在旋转木马前跃跃欲试,总在他们说“你都多大了?还坐小马”时放弃,不再是小孩子的自己好像失去了享受旋转木马的时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还是想要坐旋转木马,想要做那个幸福的孩子。
  2012年那年国庆,放假回家和表妹一起逛街,逛到有很多洋娃娃的店,看着它们感叹。表妹问我:“你喜欢啊?”“喜欢啊。”“那我送你”“我都这么大了”“大了也可以有洋娃娃”。
  至此,我拥有了人生中第一个洋娃娃-那是一个雪白的戴着项圈的狗形状的娃娃。它陪着我从大学到社会,从芜湖到上海,从一个出租房到另一个出租房,一直都在。
  23岁那年年末,一个人去了游乐场,第一时间奔到旋转木马旁边。跟着领着小孩的大人们一起坐了旋转木马,坐在二层的自己可以从对面的玻璃上看到头顶上的彩灯,一闪一闪的,像五彩的星星。
  24岁那年,室友跟我说:“去海洋馆啊,我小时候春游的时候常去,没意思。”而去海洋馆是我送给自己的本命年礼物。坐在前排跟孩子们一起看白鲸表演,激动的一点不像个成年人。深蓝色的背景下,真觉得自己是在童话里。
  纵观我的经历,现实总与想象背道而驰、相去甚远。长大后才开始拥有自己的洋娃娃,二十几岁的时候才开始像个小女生一样喜欢浪漫,喜欢旋转的木马、喜欢夜色下的彩灯。
  原来,我也有这么多的想要。离家以后,不再是姐姐,没有人再要求自己做个“听话的孩子”。才发现自己也一样,喜欢粉红色泡泡,喜欢梦幻的童话。
  长大的自己,心里住着个小女孩。想要洋娃娃,想要旋转木马,想去海洋馆,还想要拥有很多让人觉得幸福的其他。曾经压抑着的、不敢伸手去要的那些,开始在长大后破土而出、肆意生长。
  人生,大概就是这样吧。有些迟到不会缺席,我的心里有个小女孩,我相信我渴望的,我想要的终将到达。
  随机推荐:淘宝商城优惠券 淘宝网内部优惠券 天猫优惠券 淘宝分享优惠券 www淘宝
相关的主题文章: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有些迟到不会缺席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